欢迎进入—吉安文明网!
今天是:
中国文明网吉安站 >> 首页 >> 热点新闻
几十年如一日的坚守 豆腐西施和她的沙溪霉豆腐
发布时间:2018-10-15  来源:吉安文明网

    民以食为天,这是中国农耕文化留下的千古至理名言,以至今天的人上至总理、下到平民百姓还常常挂在嘴上。

  过去,食物稀缺。老百姓就不厌其烦,不怕费力气,一天到晚想着把食物做好做精。所谓色香味具佳,便是对食物的最高标准。这次“欧公故里、醉美沙溪”采风活动,也让我有了和沙溪美食亲密接触的机会。 

  时间是食物的挚友,也是食物的天敌。沙溪豆腐在他的历史发展长河中,时间同样扮演着重要的角色。只要来到沙溪的客人,都会点上一道鲜美的沙溪豆腐。只是,想把这豆腐带回远方的家,就没有那么容易哟。 

  中国人在食物上的聪明才智、奇思妙想便在豆腐上发挥到了极致。油炸豆腐、霉豆腐都是人们企图把时间凝固在食物中所作出的种种努力之一。沙溪盛产茶油,用它来浸润霉豆腐,便是最好的时间凝固剂。而随之演化而来的霉鱼、霉鸭、油炸花生饼、豆子饼等等,皆为沙溪众多美食中的代表。朋友,只要你来到此地,尝过之后一定会大呼过瘾、连连称道,让你不虚此行。临行前,远方来客们肯定忘不了带上几罐沙溪霉豆腐,捎回家去让亲朋好友也一饱口福。 

  遥想当年,欧公在题写《寄题沙溪宝锡院》一诗时,一定饱含着浓浓的乡愁。乡愁里除了有家乡的绿水青山、父老乡亲,更有欧公忘不的家乡的美酒和美食。 

  对了,家乡的美食绝对是最让游子不可忘怀的乡愁;有美食的地方,乡愁尤甚。在沙溪村王家七组王庆功(69岁)、李润娇(59岁)夫妻家的厅堂饭桌边,李润娇用筷子一边从瓶里往外夹霉豆腐、一边告诉我:我们沙溪长期在外地作事的人,常常打电话给我,说上次寄来的霉豆腐吃完了,帮他再寄两瓶去,没有了这个家乡的霉豆腐、吃饭口里都冇味哟! 

  我用筷子小心地从碗里夹了块霉豆腐放进嘴里,舌头上的味蕾顿时全开,嘴中不停地分泌出的津液包裹住柔软的豆腐、不由自主的往食道里吞咽下去;到了此时,才真真体味到让人口齿留香的正宗沙溪霉豆腐的味道了。 

  品尝过李润娇的霉豆腐后,我好奇地问:我家老婆也会做霉豆腐,但就是没有你这个味道呢? 

  你那没有沙溪豆腐、味道当然就差了一大截。另外,我们的霉豆腐用的辣椒,要放在日头下晒干了,还要用茶子壳烘焙一道;然后,在石臼上靠人工春碎,这样做出的辣椒粉才香气纯正。现在的人偷懒怕麻烦,都用机器碎,当然就做不出我这个味道了。 

  少时,我和母亲春过米。要春白一臼米,须要一小时左右,往往春得大汗淋漓,湍气不已;本来就小的腿就更加痛苦不堪了。如果碰上要做霉豆腐需要春辣椒粉,除了累以外,那辣味使人鼻涕一把眼泪几多罗! 

  今天,能吃到这么美味的沙溪霉豆腐,须知,做霉豆腐的沙溪李润娇们,除了一天到晚有流不完的汗水,还得赔上多少鼻涕和眼泪哟! 

    我一人默默地到李润娇作豆腐的灶前屋外看了个遍,但一点也没有想把她做豆腐的独门绝技窃为己有的想法,只是想从这一件件陪伴主人几十年的家什里、找到以前一代又一代王家媳妇们留下的坚强和坚守。 

  人间有美食,美食靠人传。当我离开李润娇家时,她递给了我一小片香烟外壳,表示这就是她的名片。上面只写着她的联系电话和丈夫的名字。 

  我也是个商场中人,在商场上见过各式各样的名片;当我从一个沙溪豆腐传承人手里接过这样一张名片时,我知道了一定要好好把它珍藏在家。也让我的后代子孙懂得:做事不易,做人尤难! 

  如今,李润娇的名片作了《哥德对话录》的书签,静静地躺在我的书桌上,哥德先贤上天有知,一定不会怪罪于我吧。 

  离别时,我又再看了一眼李润娇屋前的那口老井。每天磨豆腐、煮豆浆、洗家什,都是王家媳妇们从这口古井里、靠着人力一桶一桶提上来的井水、完成这周尔复始的工作。王家媳妇们和老井千百年来的相扶相守,才成就了这沙溪豆腐的千古美名。 

  有了这靠着每日辛苦和坚守做出的沙溪豆腐,你我的乡愁便千年不消! 

  最后,我真想当面和李润娇妹子说,如果这世界上有西施的话,你就是这世界上当之无愧的豆腐西施--这是心里话哟!